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荆门 > 城市概况 > 乡土荆门

也说“权城”、“那口城”(上)

2016-04-13

  关于权城,大致定位于荆门市区东郊竹皮河之南畔现革集花竹村一带,那口城位于麻城河(俗称大港、南港)东流与竹皮河交汇处即今钟祥市石牌镇郑坪村李家院附近。谭其骧先生在其《中国历史地图集》中,将权1(权城)标于大致麻城沈集间,权2(那口城)标于大致沈集高阳间。清末杨守敬先生在其《水经注图》中则将权城及那口城均标于现马良镇至高阳镇一线。笔者综合各说,究其原因,还是缘于对郦道元《水经注》中关于“权水一段”文字的不同解读。以下试将之一一解析。
  在张修桂的研究中,他是将《水经注》的文字用编年体结构的“顺叙法”进行了解读。《水经注》曰,“沔水又东,右会权口,水出章山,东南流经权城北,古之权国也。春秋庄公十八年,楚武王克权,权叛,围而杀之,迁权于那处是也。东南有那口城。权水又东入于沔。”如按编年体结构注释则为,权口之权水(今竹皮河)发源于荆门北部章山(按:历史地理学界将荆门之章山概括为一广义的概念,其地包括荆门市北部圣境山区直至马良山百余里的连绵山脉),东南流经革集花竹村附近古权城北,后来楚武王灭权国,再后来权国发生叛乱,于是楚国围而杀掉叛乱之人,将权迁到石牌镇郑坪村竹皮河与大港交汇处(即那口城)。竹皮河继续东流入汉水。
  张氏在《历史地理》“钟祥至沙洋河段”一文所绘图中共有三条河流,其中竹皮河自荆门西北圣境山南穿市区东流江山、花竹至钟祥石牌镇皮集村附近与源自掇刀、东流的杨树港河(俗称小港、北港)交汇,再东南流,在石牌郑坪村附近与源自麻城镇西、东流的大港交汇,再东南流至马良入汉水。按,权城及那口城地望《水经注》中并未具体指明。张氏于文中曾指出,郦氏《水经注》中有关“权水”一节文字均系据《左传》及《杜注》而来,综合张说对郦文解读,则权城大致当在荆门市区至石牌郑坪间的竹皮河南岸某处,而那口城无以为据。
  再看谭其骧先生之《中国历史地图集》中“权城”及“那口城”。因张修桂先生所标“权、那”地望乃据谭氏图,则谭氏观点大致与张相当。然笔者发现,其所标“那口城”除在石牌郑坪一地外,还有钟祥磷矿镇一带汉水边,一书现两那口城让人颇为费解,究其原因还是受《杜预注》所引,杜注,“那处,楚地,南郡编县东南有那口城。”同治版《荆门直隶州志》云,“楚武王克权,迁治于那城,在内方(马良)”。现考荆门竹皮河流域(从荆门市区至马良一线)方言皆将“那”读作“nuo”,况马良也位于胡集(编县)东南,如指马良看似可成立,但三国西晋时马良属当阳县(现荆门西南)地,杜预时镇荆州封当阳侯,马良距当阳较编县更近,为何杜氏不言当阳之东或东南而偏指编县之东南?
  接下来再看清末杨守敬先生之《水经注图》中所示“权城”及“那口城”。杨先生及荆门李柏武先生显然是对郦氏《水经注》关于“权水”文有不同解读。“沔水又东,右会权口。水出章山,东南流经权城北,古之权国也。春秋庄公十八年,楚武王克权,权叛,围而杀之,迁权于那处是也。东南有那口城。权水又东入于沔。”二位显然是将之解读为散文体结构而非编年体。即权水自章山流出,东南流经权城(马良山)北,此地为古时权国(那处)。然后倒叙背景,介绍权国历史,并指出现权城即那处,有那口城。接着正叙权水又向东入于汉水。若作如此解读,则“迁后之权城”或“那口城”已非常清晰,即其地在章山(马良山)一带。但迁入前权城具体位置未知。(刘甫)




我有话要说

已有 条评论 , 查看评论
我将在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的前提下发表下列看法。 (发言最多为2000汉字)
(您输入的姓名/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荆门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荆门市政府网编辑部维护  
电话(传真):(0724)6806528 地址:湖北省荆门市长宁大道51号 邮编:448000
备案号:鄂ICP备05016447号-1 鄂公网安备 42080202000103号 网站标识码:420800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