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要闻>热点专题>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全家都成了城里人

发布日期:2019-06-14 11:04信息来源:荆门日报字体:[ ]

  今年农历正月刚过完,侄子告诉我他爸终于进城打工了,在省城工作多年的我既感到意外,又觉得在情理之中。至此,我们家十九口人都成了城里人。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初,父母生了我们兄弟四人,我排行老大。1979年,恢复高考的第三年,在我的家乡沙洋拾回桥,我成了村里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通过高考的应届生,成了村里人人羡慕的吃上商品粮的城里人。记得当年村里邻居总拿我作为榜样教育自家的孩子,我也成了他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再后来,由于工作勤奋努力,我一路从乡镇到了省城,在城里娶妻生子,现在儿子也已大学毕业在省城工作了。

  老三初中毕业后选择了参军,在部队表现尚佳,通过自身努力入了党。在一次军训中老三受伤成为现役残疾军人,按照政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被安置到市属企业上班,在城里成家立业,尽管企业后来破产,但他选择在城里打工,也有一份收入,还有残疾军人抚恤金,一家三口在城里买了住房,女儿也已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老四也通过升学改变命运,在城里工作娶妻生子买房买车,儿子还到了国外求学。

  我在城里事业小有成就站稳脚跟后,就一直考虑着把父母接到城里来。当时父母才五十出头,身体还很硬朗,耕种有十多亩地,除了自给自足还可以卖些余粮。可一旦说到让他们离开祖辈生活的村子和几十年精耕细作的田地,他们多有不舍。父亲有一门“大厨”手艺,十里八乡遇有红白喜事总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我曾经动员他们到城里开餐馆,他们又怕经营不好亏不起。过去穷怕了,倒也理解那辈人的想法。后来谋到一份某单位门房的差事,他们觉得还是这个稳妥可靠,虽然每月只有几百元的收入,但开支不大,又能来城里,儿孙都在眼前,总算应承了下来,这一干就是二十年。这二十年里,他们按照年满60周岁可以随子女迁移户口进城的政策成了城里人,后来又按照市里政策一次性买了养老金,办了市民医保卡,享受了免费公交,现在每月有退休金,还年年递增。父母和现在还在农村的同龄人相比无论是身体状况还是精神面貌都强很多,老父亲逢人就说党的政策好,四世同堂、儿孙孝顺,老两口还想多活几十年呢。

  侄子说的他爸,在我们家排行老二,今年已五十有四。当年中考后他本应上高中走高考进城这条路,可我离家在外求学,两个弟弟还小也正在上学,他毅然回乡帮父母种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刚实行分田到户联产承包制,家里也确实缺少劳力,机械化程度又低,种田的所有环节全凭劳动力。后来有一次机会可以进城在一个单位“亦工亦农”,但他害怕走出去;再后来又有一次机会,在我当年工作的城郊承包鱼塘,他又怕投入多不赚钱。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大学毕业在城里成家立业,一个在沿海打工在城里买了房。为了孙子的教育,弟媳也随孙子住进城里陪读,虽然现在农村种地机械化程度较高,宽敞的“村村通”水泥路也通到了家门口,但他一个人在家感到孤独,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也无法享受,于是他想到了把土地流转出去,田地还是自己承包,每亩每年还有大几百元收入,何乐而不为呢。

  前不久,我回到父母所在城市看望父母时,二弟牵着孙子、孙女也在,和他聊起过去聊起现在,他满脸笑容。(张林)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