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要闻>热点专题>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幸福是“奔”出来的 ——来自孙店村的蹲点实录

发布日期:2019-05-15 10:00信息来源:荆门日报字体:[ ]

  阅读提示:2016年,沙洋县曾集镇孙店村2组贫困户王在权在市农业农村局驻村工作队的帮助下开始发展稻虾连作,通过几年的努力,如今生活越过越好,彻底摘掉了“穷帽”。

  沙洋县曾集镇孙店村2组贫困户王在权的一天是从下午开始的。

  4月23日下午3点40分,经过阳光的洗礼,田埂已经微微发烫。还没走到田边,就听到一阵歌声:“好运来,我们好运来……”原唱女高音中夹杂着含糊不清的男中音,尽管节拍、音调都没跟上,但是歌声中有说不清的喜悦。

  走近一看,冬闲田里灌满了水,王在权正穿着水裤,拖着网兜在田里捞浮萍。放在田埂上的手机里放着音乐,遇到会唱的部分,他总是跟着哼几句。

  “养虾就是要水好,浮萍不捞就会影响虾生长。”王在权站在田里对记者说。经验是他这两年养虾总结出来的。

  其实在2014年以前,有近40亩田的王在权是村里的富户,在村里走一圈,像他家这样盖楼房的人家很少。邻居们都说,要不是他生了病,家里日子一定更红火。

  2014年2月,王在权被查出患有鼻咽癌,治病不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欠下了5万元的外债。手术后,王在权从田间的一把好手变成了一个“废人”。失落的他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出门、不见人。

  2015年,市农业农村局驻村工作队进驻村里,与村“两委”制定了孙店村发展规划,不少贫困户开始发展产业。可扶贫干部上门多次,王在权一概不见。

  把王在权从家里“逼”出来的是2016年7月村里开的一次会,会上村里决定取消他的低保户资格。听到消息后,他一怒之下冲到村委会掀了桌子。

  讲政策、举例子,思想工作做通后,村里鼓励他发展稻虾连作。没有资金投入,驻村干部樊大进为他申请了贷款;没有技术,工作队请来了技术专家,进行“一对一”的跟踪服务,手把手地教技术。

  第一批虾苗放下去了,第二年王在权卖了4500元。有了收益,第二年他又扩大了规模。到现在已发展到25亩。

  虾成了王在权生活中的主角!

  忙了快一个小时,田里的浮萍基本被捞起来了。“你看我像个病人吗?”王在权笑着问记者,“我现在干活有劲着呢!”

  捞完浮萍,他开始沿着田检查放在水里的笼子。解开拴在竹竿上的笼子,一层一层拎出水面,抖一抖、检查一番,再重新丢回田里……这一套动作不停地重复。有破洞的地方,他会拿出随身携带的针线把洞补好。60多个笼子,全部检查一遍,就花了1个多小时。

  笼子检查完了,就开始换水。田里的上下水处都埋着涵管,把管子往下一压,清凉的水就流进了田里;出水口也是一压,水就流了出去。

  “我的虾品质好、价格高,就因为用的是流水。”说起虾的价格,王在权显得很得意。当天早上荆州的小龙虾贩子到他家里收的价格达到46元/公斤,要知道邻居把小龙虾拖到集市上销售的价格才42元/公斤。 忙得差不多了,他爱人范化秀提着食桶来了。“喂食轻松些,就让她(老婆)负责。”王在权说。

  太阳偏西,王在权夫妻俩才忙完。晚上8点半,还要去田里检查一遍,主要是看虾吃不吃食。王在权说这一步很重要,如果虾不吃食就可能生病了。

  晚上8点30分,没有月光,田埂上一片黑暗。为方便干活,他戴了头灯。围着田走了一圈,偶尔拎起笼子看看里面活蹦乱跳的小龙虾,王在权显得很满意。

  与下午的工作相比,晚上的工作显得很轻松,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重头戏是每天的凌晨。因为要赶在天亮前把小龙虾捞起来,送到集镇上卖。每天凌晨3点半,王在权夫妻俩就要起床下田。

  4月24日早上4点,头顶的星光被薄雾遮盖,远处的田里有点点灯光闪烁,还没走近就能听见人在水里走动的声音。田埂上的野草沾满了露水,没走几步,裤子和鞋都被沁湿了。

  当记者到田边时,王在权夫妇已经捞起来一小桶小龙虾。只见他们头上戴着头灯,上身穿着厚外套,下身穿着水裤,为了挡露水范化秀还戴了帽子。

  他们每人身后拖着一个盆子。收笼子,把笼口对准盆子,倒过来一抖,笼子里的小龙虾、鳝鱼、泥鳅就都倒在了盆子里。低下头,靠着头灯的亮光,王在权快速地把盆里较小的小龙虾捡出来丢回水里。

  “太小了不要,让它们慢慢长。”王在权解释道。

  6点10分,所有的虾都捞上来了,在桶里又挑拣了一番。稍稍大一点的小龙虾被集中放在一个桶里,两大桶一小桶就是一早上辛苦的成果,约有25公斤。

  检验成果的时候来了——销售。有经验的王在权拿出手机开始给各个小集市的商贩打电话。

  价格不太理想,与前一天比一公斤跌了10元。王在权不太接受这个价格,对比了几家后,决定去离家较近的许岗看看。

  把虾桶绑在摩托车后面,王在权从屋里舀了一瓢水出来,倒了一点到桶里。“增点重。”王在权说。

  一只小龙虾突然掉了出来,“这一只就是1元钱啊!”王在权赶紧把小龙虾捡了起来。

  6点20分,王在权骑着摩托车带着妻子出发了。

  村口就有收小龙虾的摊点,王在权说一个村的都是熟人,不好熬价,所以一般不在村里卖。

  吴集是个小集镇,收小龙虾的摊点有2个。早上人很多,大部分都是拖小龙虾来卖的,有骑摩托车的,也有开三轮车的,大家排着队,等着上秤。

  王在权并没有急着把三桶小龙虾都提过去,而是提了一桶去排队,打算先问问价。

  10多分钟后,收小龙虾的店主递了一个塑料箱过来,王在权把桶里的小龙虾倒进去,然后继续等待。等轮到他时,之前倒进去的水已经漏完了。

  店主扒拉了一下箱子里的小龙虾,开出了35元/公斤的收购价。显然这个价格没有达到王在权的心理价位。

  “昨天人家上门收的都是46元(每公斤),今天怎么这么低?”王在权说。

  “我们卖价跌了,收价当然跟着跌。”店主说。

  还想熬一下价,可后面等待的人催了起来。不甘心的王在权走出队伍,把先前装大一点的小龙虾的桶提过来。“你看看这个,这大一些,36元(每公斤)行不行?”

  显然这桶小龙虾在店主眼里并不出色,价钱没有谈拢,王在权一气之下重新装桶,决定去另一个较远的许岗小集市碰碰运气。

  途中,遇到临时收购的摊点,他会停下来问问,显然价格都不高。一路的低价,让王在权有些急躁,可捞起来的小龙虾必须卖掉。许岗成了最后一根稻草!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到许岗已经7点过了,很多收购摊点已经开始分拣了,一些卖掉小龙虾的农民骑着车往家里赶。

  这次熬价王在权显得底气不足。15公斤小一点的小龙虾还是以34元/公斤的价格卖了。小桶里大一点的小龙虾谈到了35元/公斤,但是加上两条鳝鱼以及没找的零钱,这一桶的价格还是达到了36元/公斤。

  熬价成功了。接过钱时,王在权长出一口气,笑得特别开心。

  “今年到现在我已经卖了大几千元钱了。”王在权说,虽然人累一点,但一年下来水稻加上小龙虾,他家的收入也有七八万元。

  还有4个月,王在权的癌症治愈就满5年了。他说,到时候他就是正常人了,有了种稻养虾的手艺,家里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幸福日子啊,都是自己‘奔’出来的!” (彭文洁 周小丹 肖红)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